当前位置:首页 / 时文热点 / 正文

波音难逃迷航 为了一个人的直立行走
0

卡洛斯·戈恩 的“胜利大逃亡”?

时文热点 | Snowk发表于2020年01月01日 | 974个浏览

卡洛斯·戈恩 Carlos Ghosn ,在2018年11月之前,是全世界知名的企业家,日本日产汽车CEO,法国雷诺汽车董事长,雷诺-日产-三菱汽车联盟掌门人,早稻田大学和法政大学荣誉博士,大英帝国勋爵勋章(KBE) 获得者。

“将日产汽车扭亏为盈的明星经理人。”


然而在2018年11月19日,他的真面目终于被揭露了。


卡洛斯·戈恩 的“胜利大逃亡”? 社会 第1张


戈恩家来自黎巴嫩,在卡洛斯祖父那一辈开始移民巴西,在巴西和玻利维亚边境处的一个叫做“圣米格尔杜瓜波雷”的只有几千人的小镇上安家,以种植橡胶树为生。


到了卡洛斯父亲这一代,戈恩家终于搬进了朗多尼亚州的首府,韦柳港。在这里,卡洛斯的父亲遇到了同为黎巴嫩移民的一名女性,两人结婚后生下了卡洛斯·戈恩。


卡洛斯两岁的时候,因为当地饮用水不卫生,患上了疟疾,于是一家人搬到了里约热内卢。1960年,6岁的卡洛斯随全家一起搬回了黎巴嫩的贝鲁特,并且在贝鲁特接受了较好的教育。从大学时代起,卡洛斯便在家里的支持下,来到了巴黎留学,直到1978年,24岁的卡洛斯从巴黎国立高等矿业学校获得了博士学位。


由于家中经营橡胶事业,卡洛斯也选择了进入橡胶制品的行业 —— 他毕业后进入了米其林轮胎,先后担任了研发部门主任、工厂厂长之后,在30岁时被派回巴西,成为了米其林南美分公司的运营负责人。


4年之后的1989年,米其林南美分公司扭亏为盈 —— 尽管这其实是石油危机之后油价回落,刺激汽车市场上涨、轮胎需求上升的结果,但从米其林的法国股东们看来,这是卡洛斯的经营手段起到了作用。于是在1990年,卡洛斯也被任命为米其林北美区的负责人,升任CEO。

卡洛斯·戈恩 的“胜利大逃亡”? 社会 第2张

然而,随着海湾战争的爆发,国际油价再次攀高,汽车行业进入了又一个低迷时代。1996年,法国雷诺汽车陷入了危机。


危机的起源是在1986年,当时还是国营的雷诺汽车,在进入美国市场失败后,政府决定将雷诺汽车民营化。但就在事情还在商讨期间,雷诺汽车的工人们认为这是政府要让自己下岗失业,于是在雷诺汽车的董事长家门口放置了炸弹,将董事长炸死。


之后的董事长继任者们,有的尝试跟瑞典沃尔沃汽车合并,有的尝试让政府收回成命,但都以失败告终。1996年,雷诺的董事会相中了这个曾在巴黎留学,又在米其林风生水起的卡洛斯,于是便把他挖了过来,顺手把“董事长”这个容易被炸死的职位,给了卡洛斯。


卡洛斯再一次得到了命运的垂青:1997-1998年,亚洲爆发的金融风暴,让日本排名第二的汽车大厂“日产 NISSAN”陷入了经营危机。而此刻,卡洛斯带着雷诺出现了,他提出的方案是“双方换股、参股”:根据当时股价,雷诺持44%的日产股份,日产持15%的雷诺股份。尽管这个条件有趁火打劫的意味,但在面临破产的情况下,日产还是答应了这个条件。


就这样,雷诺成为了日产的最大股东,而卡洛斯也给自己安排了“日产汽车CEO”的头衔。


卡洛斯对日产的重组,我就不详细讲了。大致上他关闭了许多在日本各地的工厂,砍掉了日产的创新开发部门,并且极端控制车辆成本,改变品牌形象等等。这些手段在当时和现在的评论家们看起来,都是有利有弊,颇具争议的。然而,单纯从数字上来看,卡洛斯将日产的全部负债,在4年之内完全还清,这足以让他名声大噪。


卡洛斯·戈恩 的“胜利大逃亡”? 社会 第3张


企业重组其实是个很复杂的问题:还清负债自然是最直观的目标,但同时别忘了,企业要想持续活下去,对人才、技术、设计、创新、供应链、物流管理等等的投资,都是不能忽视的。眼前这关能熬过去,但之后如何,就看储备力量了。


卡洛斯因为在日产的出色表现,很快成为了汽车行业里最出名的企业家,在代表新能源汽车的特斯拉和贾总出现之前,没有人在汽车行业能够超过 卡洛斯·戈恩 的名声。



卡洛斯具有双重国籍:法国 和 巴西,同时在黎巴嫩贝鲁特还有强大的家庭基础。他会讲阿拉伯语、法语、英语、西班牙语、葡萄牙语、日语。他在东京、巴黎、里约、阿姆斯特丹、纽约都购置了大量房产,其中6处在他名下。他在日产的年薪为1100万美元,但这似乎不足以支撑他自己的庞大资产购置。


那么,他的钱是从哪儿来的?


2018年11月19日,日本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部,公布了对卡洛斯·戈恩的逮捕令。原因是:伪造收入。与他一同被逮捕的,是时任日产CEO的美国人格雷格·凯利 Greg Kelly。


根据地检的调查,格雷格在2012年就任日产CEO之后,几乎从未来过公司,甚至来过日本的次数也屈指可数。他利用在日产的身份,将日产高达几十亿的资金挪用后,用来经营自己在美国的农场。而更重要的是,他利用自己在美国的公司,以“信托投资”为名,帮助卡洛斯从日本向国外输送了大量的资金。


而在对日产内部的资金调查中,检方发现,尽管日产已经给卡洛斯开出了高达1100万美元的年薪,但卡洛斯通过各种方式,从账面上隐瞒起来的收入,已经超过了这个数字的5倍以上 —— 而且这还不包括卡洛斯从日产挪用的公款。


2018年12月,东京地方检察院以“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”为由,对卡洛斯和格雷格正式起诉。1个月后,卡洛斯再次因“违反特别背任罪”被起诉。


2019年4月,东京检方摸清了卡洛斯的重要资金流向:


以“投资委托”、“经营开支”为名目,卡洛斯将日产的大量资金划归阿联酋的日产分公司。之后,他再利用位于黎巴嫩、也门的一些当地公司,与日产阿联酋分公司签订合同,将资金转移。而最终,这些资金都汇入了卡洛斯儿子在美国的一家公司。


就这样,卡洛斯父子两人不动声色,就从日产拿到了大量的资金。这事实上,已经构成了跨国洗钱。


在这一调查中,美国采取了积极的配合态度,与日本检方合力对卡洛斯父子进行了彻底的调查。在对卡洛斯家中搜查时,检方还意外地发现了卡洛斯持有美国护照。


而卡洛斯至今为止,从未对他被指控参与跨国洗钱犯罪、贪污公款进行过任何的评论。他只是一直在说,日本的司法系统将他扣押为人质,这是不合理也不人道的。


2019年4月25日,卡洛斯缴纳了约合1亿元人民币的保释金,获得了自由。根据保释条例,他不能离开日本本土。一旦违反,他的巨额保释金将被没收。


但是很显然,卡洛斯在权衡,在计算。他在海外所隐匿起来的收入,显然已经远远超过了这笔保险金。问题只是,他的护照都被日本警方扣押,他该如何离开这里,逃向自己那些早已被移至海外的不义之财。



后面就是你们都看到了的剧情:在2019年年末,卡洛斯·戈恩用特殊手段,从日本逃到了黎巴嫩。尽管他持有美国、法国、巴西的护照,但在“跨国洗钱”的指控之下,这三个国家都不是他能够安身的目的地。而黎巴嫩这个时刻处于战火、恐袭、纷争之中的地方,却有着戈恩家族庞大的势力。


所以前往黎巴嫩逃罪,这显然是卡洛斯·戈恩剩下的唯一出路。


卡洛斯·戈恩 的“胜利大逃亡”? 社会 第4张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社会 ”的文章

猜你喜欢

随机tag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